原标题:一个90后,和几百个艺术学生,做了一个艺术界的滴滴打车

图片 1

图片 2

图为学生创业墙绘作品 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供图 摄

黄策勋 策世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

图片 3图为学生创业墙绘作品
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供图
图片 4图为学生创业墙绘作品
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供图 摄

策勋,出自《左传·桓公二年》:“凡公行,告于宗庙;反行,饮至,舍爵,策勋焉,礼也。”意思是记载功勋于策书之上。黄策勋的公司叫“策世文化艺术公司”,策世也有另外的意思:筹谋世事。公司的名称与他的姓名之间暗合着某种深意。

宁波11月29日电双脚踩在木梯之上,双手托着调色板,画刷飞快地带起色彩,落笔鲜有逗留……这就是“墙绘师”王超的工作状态。“我们团队共有五人,一个月大约有5万左右的营业额。”王超说道。

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黄策勋就选择了创业。

王超只是墙绘大军中的一员。由于装饰需求逐渐走高,作为曾经的街头“涂鸦”,墙绘已经“登堂入室”,成为创业市场中的“香饽饽”,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开始执画笔创业,靠墙绘“掘金”。

依托于南京艺术学院的艺术学生,他建立了一个数百人的艺术人才“资源库”,涵盖艺术的各个门类,如设计、软装、墙绘、艺术品装饰等,通过公司平台将客户需求与资源库里合适的人对接,后者则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完成项目订单。

虽然还只是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的大四学生,但王超已经敏锐地意识到,墙绘这种“精致的涂鸦”,未来一定拥有广阔的市场需求。于是他在大学时便注册了公司,专门做起了“墙”的生意,如今每个月都拥有稳定的营业额。

这也解决了通常艺术工作者的自由时间分配问题,谁有空谁接单,“就像艺术服务界的滴滴打车”。

不同于同系同学王超,骆南江所在的墙绘团队没有固定成员数,但有“大活儿”干不过来时,同学间就会互相帮忙。

作为一个“95后”,黄策勋身上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执着与冷静。他毫不怀疑策世模式的前景,但也不急于突进,在他看来,最重要的是先把当下的事做好,做漂亮,认真对待每一单项目,积累案例经验,不断优化服务。这是他目前需要夯实的根基,也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缜密的系统化思维去一步步实现。

骆南江告诉记者,他从大二开始就陆续承接各类墙绘项目,网吧、旅馆、商铺等单子都接过,“一个月能接到两三单。目前最大的一笔单子有两万五,团队花了一周时间完成,我自己大概赚了五六千左右。”

图片 5

在学校里,如骆南江这样的团队还有不少,但很多只处于“半兼职”状态。“虽然墙绘市场广阔,利润也高,但对于学生团队来说,单子不是一直都有,还是需要‘碰运气’。”骆南江说道。

“在什么样的阶段和时机做什么样的事情。”黄策勋对待创业是如此,对待梦想也是如此。

为了打响学生墙绘品牌,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将零落的墙绘团队“串珠成链”,形成“合力”。比如,学院开展了多期墙体彩绘项目,与乡镇合作,使一面面老墙从斑驳残旧到“颜值刷新”,也让村子在青砖黛瓦间新添了文化符号。

他的梦想是拍电影,电影是他对艺术世界最早的渴望,也是促使他选择艺术作为事业和追求的原因,所以大学里他学了制片管理专业。只是,如果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贸然去拍电影,结果多半是惨淡的,甚至生活也会陷入困顿,身边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宁波余姚鹿亭乡高岩村,一只只形态各异的“小鹿”墙绘爬满民居墙头,萌态十足;宁波慈城镇的古老街道墙面则在一支支笔挥洒之间,进行了“改头换面”,古镇刷新“颜值”惊艳了游客……

因此他选择了稳步慢行,先拍短片,同时为客户拍摄广告片和宣传片,慢慢等待时机。

宁波大学潘天寿艺术设计学院老师钱方兵表示,这些实践活动是校地合作的一部分,目前获得了不错的反响。虽然学院墙绘还处在树品牌的过程中,但不少学生团队已接到客户打来的合作电话。

“你必须先做到第一步,有东西被别人看到了,别人才会觉得好。万事开头难,你只是想做这个事情,但却没做过的时候,人家凭什么相信你能做好?”待积攒到足够的力量,机会到来,他就已做好了准备,去完成自己的梦想。

“之前墙绘都是学生小团体在做,力量有限。所以我们希望能把大家的能量集合起来,由学院推出一个专业的墙绘品牌,再让学生来承接这些项目,最终孵化一个个学生创业团队,为学生创业之路‘保驾护航’。”钱方兵说。

他说:“我愿意为梦想付出代价。”

对于未来的计划,钱方兵透露,如今学院正在酝酿推出专业的墙绘APP,借助互联网的触角将品牌进一步推广。“学生拥有设计专业背景,且在价格上也有竞争力,希望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度下,我们能帮助学生在梦想的弯道上实现‘技术超车’。”

艺术工作者的尴尬

现在艺术类学生面临一种尴尬的就业状况,很多传媒和艺术类公司会请一些大学生以实习生的身份来上班,实习生薪资便宜,成本低,工作量却一点都不小,实习期满又拿不到工作合同,只是换了下一届学生来实习,如此以往。

黄策勋也是艺术生,眼见过太多这样的事,有些忿忿不平。所以在大学时期,他就尝试了现在策世的模式:建立一个人才库,根据项目进行工作。公司由专业和管理能力强的几个人组成管理层,有专业技能傍身,可以很好地把客户诉求转换成艺术思考,提出具体的表现方式;而管理能力则让他们能够发挥每个员工的特长,系统有序地组织并推动项目。

例如,黄策勋的专业是制片管理,宣传片和传媒类项目就由他主管,“我能了解每个客户的需求最终呈现是什么样的,每个环节需要完成什么工作,也知道怎么去分配给最合适的人”。

策世的其他服务,比如设计、墙绘、软装等,每个门类都有相应专业的人统筹管理,跨门类的服务则由管理层协同合作。这是一个在学生时代就得到验证的方式,事实证明是可行的。

图片 6

“在我们这儿工作,多劳多得,不劳不得,不要求天天上班,按项目工作量和作品计算报酬,做多少拿多少。”黄策勋想做的是,让员工的时间能自由分配,得到的报酬能够匹配工作付出,就像开滴滴专车一样,跑多少路程就是多少钱。

怎样选择合适的人,黄策勋也有一套逻辑。管理人员会首先与客户沟通,确定他想要的风格和方案,再根据具体要求、预算和工作量把工作分配给资源库里合适的人来完成。

“我们知道需要什么样的人,根据客户的项目要求制订计划,然后安排团队去完成。”

策世的优势就在于,这个拥有几百人的资源库,可以满足各种风格的设计和创作。考虑到公司将来的发展,规模与客户载量变大后,又可以吸纳这些资源库里的人才成为管理层,因为整个公司里都是专业性人才,公司规模也就不会受限于管理层的固有大小。无论从结构模式上,还是商业上,黄策勋都能看到明朗的前景,未来大有可为。

他就这样带领着自己的平台和资源库,在艺术市场上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

最重要的是时间

黄策勋是那种活泼好奇的人,刚进入大学,他就参与了各种各样的社会实践,组织过很多大型活动,也做过不少车展,至于其他类似于1912街区的酒吧活动策划更是数不胜数。

他把萌生创业想法归结为“运气也还不错”。在无数次活动中,他接触到很多学长,也常会带着学弟学妹,看着他们怎样在不同的场合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在这个过程中,他想到了策世的运作模式,这些人后来成为了策世资源库最初的人才来源。

在大学生涯的后期,他就在验证这个模式了。这也是一个与社会接轨的过程。

在黄策勋看来,艺术类大学生是与社会相对脱节的,他与“95后”同龄人在走向社会时,需要一个缓冲的接轨过程。接轨,就是在走出校园后,面对社会上无数的选择和方向,找准自己的方向,策世为艺术生打开一扇接触社会的门,让他们可以去尝试,去思考。

图片 7

他认为,首先应该思考的是姿态,用什么样的姿态去迎接社会。

“毕业生刚踏入社会,会有些浮躁,或者急功近利,这都是不必要的,因为我们还很年轻。现在社会是以指数形式增长的,可能到了我们这一代人30岁的时候,在某个领域就能够拥有自己的位置,以自己适应,不跟社会脱节,又能实现自我价值的姿态活在这个世上。”

所以他非常注重积累。也因为这个原因,黄策勋沉下身心投入在公司的运营中。对当下负责,是走向更远的未来最坚实的步履,也是追求将来理想生活姿态的通途。

“未来可能没有谁固定的只有一个身份。”他认为,以往传统的一个职业、一份工作定义一个人的方式将不再适合,存在另一种更为理想的生活方式,每个人对自我的身份和时间做出安排。

而策世,就是他为了让员工可以自主安排时间而打造的平台。目前他们在制作网站和小程序,让大家都可以把时间安排公布在小程序里,然后根据每个人的时间来抢单、派单。

“最重要的是时间。”既是对自我时间的管理与掌控,也是时间的洗炼和积淀。

艺术究竟值多少钱?

黄策勋很小就开始对艺术产生浓厚的好奇:“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这种体会,晚上看完一本书,一部电影,听完一首歌,脑子里浮想联翩,一不小心就失眠?”

他是一个真正热爱艺术的人,也想做些事让艺术走入到普通民众的生活当中。

“艺术是属于人民的,如果老百姓不能成为我们的受众,不能觉得艺术给生活带来美好,那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些事呢?”黄策勋很早就注意到人们在生活中越来越高的艺术和审美要求,很多人已经不满足于大白墙和千篇一律的流水线装饰,他们需要更多的艺术感。

从这个角度讲,公司规模当然是越大越好,越有利于艺术在普通民众中广泛传播。但让艺术融入社会并不等同于把艺术推向社会,黄策勋不希望将艺术商品化,而是在与社会相融合的过程中保留其完整的艺术价值,即审美和人文价值,“商业价值是必要的,但不是首要的,否则就违背了我自己的初衷了”。

图片 8

他从一开始就努力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寻求平衡。此前的艺术市场,存在一些虚高定价和劣质低价的恶意竞争现象,他认为都是对艺术的伤害:前者人为提高了艺术门槛从而减少了它的受众,将艺术装入象牙塔内束之高阁;而后者则无视艺术家的付出,让以次充好的东西泛滥,使民众失去对艺术的信任。

有时遇到外行业余画手,墙绘的收费也远远高于他们绘画专业出身的收费,黄策勋就觉得荒唐:“这不合理,如果大白菜卖到20块一斤,大家还会去买吗?”

黄策勋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让市场更规范一些。一个普通大学生的作品,和成名画家的作品,价值自然是不同的,根据不同的作品,和不同的创作要求,进行适合的收费,这是黄策勋认为的合理方式,是让艺术走入普通人日常生活的最好途径,过高或者过低都是不行的。

在实际项目中,他也是根据客户的要求和想要达到的效果来制定合适的方案,然后给出相应的报价。

然而收费还不是黄策勋最重视的问题,在他看来,质量是第一位的。艺术和设计的工作专业性有时无法从时间上直接体现,可能客户看到的一幅绘画、一张设计图纸,只是几天或者几个小时的成果,但画家和设计师在创作之前长时间的思考与尝试是看不见的,所以策世会从多个方面对作品进行评定,从评定结果来体现作品质量。

种种努力,黄策勋都是希望实现一个更合理的艺术环境,也许少数几个人的力量无法扭转整个市场的局面,但只要向好的方向坚持,能做到一点,比不做要好。

艺术界更要淘人才

在公司的运营中,黄策勋除了要拓展与维持自己的资源库,同时也在用心把客户服务做到极致。

他遇到过很多诉求不明晰的客户,有的可能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就想做出实体的东西;有些只给出几个不太明确的想法,让他们自己发挥;有些则是只想做某个东西,但是既没有指出想法,也没有给出可供参考的方向……“我们要去想,问客户什么问题,至少得引导他去回答,表达他的想法”。

如果客户并不清楚究竟想要什么,开放式问题效果并不好,他就设计成选择题,比如简欧风格是什么,做一张图,工业式做一张图,怀旧式做一张图,这样给客户看,让他去选,然后再进一步细化。

在尊重客户要求的前提下,如果客户的要求和选择出现审美上的问题,他们也会有系统的考虑,向客户提出建议,而不是一味听从客户的想法,“我们会跟他沟通,把两方的意见综合给出一个方案。如果他一定要坚持,我们也会用我们的专业水平,尽量让它以最好的方式呈现出来”。

一方面,策世让艺术工作者能够在可用时间段获得工作经验和与社会接轨的途径,按照付出取得报酬;另一方面,用专业的艺术审美和艺术服务,让社会的普通民众可以接受艺术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目前来看,黄策勋对策世的发展相当满意,在这两个维度上都期许着更大的空间。沿着“艺术服务界的滴滴打车”的目标,他现在要做的是通过智能化系统来优化管理,提高效率,更好地解决艺术工作者、平台和客户三方的连接和沟通,也只有这样,才能为将来扩大规模,做好准备。

图片 9

黄策勋也不是取得一点小小的成绩就安于现状的人,他有他的野心,平台模式成熟以后,不可避免地要面临扩大规模的问题。

如果策世的模式可以推广到其他城市,依托当地的艺术院校和艺术人才,结合当地状况,建立共同的资源库,就可以形成一个大规模的商业板块,“如果这个做成了,可能会超越滴滴打车,你可以说是艺术界的淘宝,不过我们是淘人才”。

这可能是一条漫长的路,也许需要资本的助力,但黄策勋准备长期走下去。近来他有几个几乎同时进行的大型项目,深圳湄南河PW体育小镇、山东菏泽单县文化馆的整体内部装饰,以及南京某军部整体文化建设,在各地与南京之间来回往返,忙得不可开交。尽管如此,他依然能够腾出时间为人物视频系列项目《腔调》做准备。

《腔调》是他想了已久的,拍摄人物日常,来表现和记录人物超脱于生活之外的品位与追求,这也是他电影梦想的开始。

他心里始终不能忘的电影梦,来自于初中时看陈凯歌导演的《霸王别姬》,至今他都记得当时内心被艺术触动的感觉。这么多年来,这部电影他反复看了很多遍。就像他说愿意为梦想付出代价一样,他也愿意为梦想沉下身躯,一步一个脚印地积累、开拓。

最后,他引用梁启超的一句话用来形容自己:“十年饮冰,不凉热血。”

聊创业:条条大路通罗马

创业开始最难的就是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我却是因为特别清楚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才选择了创业。“创”这个字很精准地诉说了你在开发一个新事物、新模式的时候,那种前途未卜的迷惘,这种迷惘压垮了很多人。

于我而言,条条大路通罗马,也许坎坷也许崎岖,但是记住初心,吃下苦头,保持前进,我相信自己能收获开辟一片新天地的喜悦。

图片 1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