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世胡亥:指鹿为马 胡亥小档案 父亲秦始皇 母亲不详
兄弟排位第18子任数第2任 生存时间公元前230年—前207年8月24岁
在位时间公元前210年7月—前207年8月3年 后一任秦王子婴在位46天 秦朝国祚15年
影响力:★★★★★ 历史标签:历史第一败家子、指鹿为马
公元前207年8月乙亥日,咸阳。 好多天没有朝会的朝廷终于在今天又朝会了。
一只鹿,带着惶恐不安的眼神,望着大庭广众下峨冠博带穿着黑色朝服的高官们。这些人,也愣愣地望着这只不知为何被带上庄严巍峨宫廷的动物,不知道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到底是祸是福?
朝廷上鸦雀无声。一个呆头呆脑的穿着御服的皇帝模样的人,傻傻地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此人的声音不男不女,原来是个宦官。他环视一周,大家的头也随之转动。
他见气氛已经酝酿足够,才礼拜这个长得肥头大耳的人:“启禀陛下”原来这个呆人是秦二世胡亥!“微臣得到一匹马,据说是只有威福天下的君主才能得到的,微臣不敢隐瞒,特意奉上。”胡亥呆了呆,却又瞪大眼睛看了看,还揉了揉眼睛,奇怪地问:“丞相怕是说错了吧?把鹿说成了马。”胡亥又看了看大臣们,问大家:“这究竟是什么动物?”
气氛是如此的诡异,大臣们面面相觑,不敢做声。
胡亥再问,有的鼓起勇气说:“这就是一只鹿啊。”有的附和说:“这明明是马嘛!”丞相带着既满意又阴险的笑容看了看大家,也不发言,大臣们心里都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退朝后,胡亥以为自己遇见鬼了,就到了上林苑去斋戒,而那些说是鹿的大臣们,却全部被丞相投进了监狱。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指鹿为马”的典故。这个丞相,自然就是大家所熟知的赵高了。
秦始皇一统六国,“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后,志得意满,目空一切,自以为功劳非古代的“三皇五帝”可比,遂合“皇”和“帝”发明了一个新的称谓——“皇帝”,自此这个专制的怪物在中国的土地上耀武扬威了两千多年。
秦始皇全国巡游、封禅泰山,甚至出于成仙的渴望和憧憬,不惜重金派人海外求仙,为此还改代表孤家寡人的“朕”为“真人”,梦想着皇位永远由他一家“传之无穷”,由二世、三世皇帝,以至万世之时,殊不知,他不立皇后、不立太子的政治格局,直接造成了帝国的二世倾覆。
丰盛的晚餐:秦始皇的遗产
秦始皇的一生,是带着巨大错误的伟大一生。秦始皇三十七年,在巡游途中的他在沙丘平台带着未能成仙的遗憾死去。让他死不瞑目的不仅是没有成仙,而且他辛辛苦苦开创的妄图万世的大秦王朝,居然二世即亡了!这真是“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他应该在地下欲哭无泪,因为给胡亥留下的不仅有他的帝位,还有极其丰厚的遗产。
政治上,秦始皇开创性的政治革新被后人称赞说“百代都行秦政法”,这个评语是客观的。他开创了一个伟大的帝国,“海内为郡县,法令由一统”,版图东到大海、朝鲜,西到临洮、羌中,南至广州,北据黄河为要塞,沿着阴山至辽东,这是旷古未有的大一统国家。他正式建立了在当时具有很大进步作用的帝国制度,废分封制而实行郡县制,实行中央集权制度,统一了文字、度量衡、货币、车轨,比起以前商周的邦国时代,第一次实现了国家的完全统一。此外,他还给胡亥留下了一支百万虎狼之师和许多尽忠不懈的文臣武将。这个“第一帝国”不可谓不强,人才不可谓不多。
思想上,他处处封禅刻石,留给后人一个“君权神授”的假说,“皇帝”的称号就是一个代表。他钳制思想的“焚书坑儒”无疑是中国思想史、文化史的大劫难,也是臭名昭著的(其实里面许多是搞迷信的方士),不过从维护国家统治和社会稳定而言,也有其现实意义。纵观历史,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到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不都是为了维护封建统治而一脉相承的思想专制吗?
“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这种“余威”,虽不可见,但当我们站在秦始皇兵马俑军阵前时,依然还能怦然感到这种无形的“威慑”力量,对于一个新生的大帝国而言,这也是一份宝贵的资源和遗产。
但是,秦始皇的严刑峻法,仁义不施,横征暴敛,给王朝留下了巨大的隐患(这是商鞅变法时就留下的)。不过,这对秦二世而言,既是一种负担,也是一个“广施仁义”,大收人心的机会?
此时的秦朝,正是方兴未艾的封建社会的开头,前途无限广大,并没有必亡的理由。秦二世继承了一份虽有着不小危机,但却是很不错的遗产,他会怎么干呢?
瞒天过海:沙丘阴谋
照理而言,大秦王朝的桂冠无论如何都不会落到胡亥头上:嫡长子公子扶苏才是秦始皇遗诏要求继位的正式继承人。胡亥兄弟这么多,他最小,即使按兄终弟及的轮子,当他继位时也怕是姜子牙的90高龄了。何况,依照史载的品行,恐怕也不该胡亥中了头彩。
公子扶苏,性格仁慈,品行端正,反对秦始皇的暴虐治国思想,他不仅有政治远见,而且体恤民情,还知兵识书,是理想的二世皇帝——如果按本书主张二世是帝国枢纽的理念,倘若是他继承帝位,秦朝未必就不是第一个汉唐。
公子高,慈爱仁顺,他眼看着兄弟姐妹们一个接一个被二世胡亥杀死,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又不想连累家人,就上书胡亥,说愿意在骊山为父亲殉葬(胡亥很高兴,又赐给他十万钱)……
而胡亥呢?其德行才干其实在很早就表现出来了。
有一次,秦始皇设宴招待群臣,众公子和胡亥都参加了,宴会结束,其他公子均依礼退下了,唯有胡亥看见在殿门外整齐地排列着群臣依礼脱下的鞋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借着酒劲,把群臣的鞋子踢得横七竖八。小处可以见大,后来胡亥治理天下,结果硬是像他踢鞋一样把国家“踢”得乱七八糟,最后把自己的性命也给“踢”飞了。对他的胡作非为,当时就“诸侯闻之,莫不太息”(贾谊《新书·春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