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男性气质”被百老汇音乐剧重新定义

原标题:关于男子气概“红靴”主角怎么看?

《长靴皇后》中的萝拉图左,Jos饰和男主角查理Lance饰。 图/视觉中国

Jos

【文化谭】

百老汇音乐剧《长靴皇后》正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这是一部极其热闹的音乐剧,拥有多样化的唱腔和口音,两个对比鲜明的男主,一队吸人眼球的“女装大佬”,闪亮的布景和炫目的灯光舞美——即使不是音乐剧发烧友,喜欢热闹的观众朋友也一定能够享受其中。而这部音乐剧之所以能够在舞台上持续火热,并横扫大奖,除热闹的形式以外,其“寓教于乐”的立意也非常值得我们关注。在本剧并不复杂的情节当中,有关男性气质的辨析与祛魅,这一讨论贯穿始终,并充满张力。

Lance

Soul of a Man 男性气质的讨论

百老汇原创音乐剧《长靴皇后》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献上了23场精彩演出,而在本周《长靴皇后》将迎来此次中国上海、广州和北京三城市巡演之旅的最后6场演出,即将完美收官。

《长靴皇后》讲述了男主角查理来自北安普顿的制鞋工厂家族,但是随着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到来,小作坊的日子变得不好过了,而同时男主也像一切小镇青年一样渴望着大都市的“现代生活”。但此时父亲突然去世,查理不得不回乡接手父亲的遗产——濒临破产的家族工厂。手忙脚乱之时天降救星:变装皇后萝拉。查理发现萝拉的鞋子虽然贵但是做工很差,决定为他做一双长靴。而萝拉心目中闪亮性感的恨天高也让查理发现了新的市场,他决定请萝拉做鞋厂的设计师:用传统的工艺来服务小众市场——变装男性的需求。

在所有热爱《长靴皇后》的观众眼中,在寻回自我中赢得真情、友爱、包容是这部作品永恒不变的主题,它展现了人们“与自我和世界的和解,对友谊的无限忠诚宽容”。

在《长靴皇后》中,最明显的一条线索是剧中人物对“男性”气质的讨论。在萝拉华丽地从天而降之后,我们并没有迅速被告知他(她)的身份,不知道他对自身的性别认知,就像演员在互动中对观众说的那样:先生们女士们,和那些尚且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的观众朋友们。

在《长靴皇后》即将中国巡演谢幕之际,我们再度专访了剧中的两位男主演Jos与Lance,听他们谈谈关于性别认同以及在中国巡演过程中的一些感受。

音乐剧的叙事本身就诱导着“悬置判断”的方向,让我们暂时在缺乏判断的情形下先去了解这位新的神秘朋友:他乐于助人,对生活充满热情,共情能力强,敏感而又宽容,简直有一颗金子一般的内心。从观众的角度看,先被萝拉的人物性格所吸引,然后再去代入其成长的心路历程,最终获得对其身份的共情和理解——去接受一个“非主流群体”的最理想情况就是这样了。

Jos 我知道观众想要的是什么

而剧中另一位男配角,鞋厂的直男员工老唐,则代表着一种常见而传统的男性偏见:他因为萝拉的奇怪形象而冷嘲热讽,消极怠工。但萝拉却用非常智慧的方式化解了偏见,并赢得了尊重。萝拉故意在打赌的拳击比赛中输给老唐,并教会他“接纳人们本来的样子”,同时也代表女性群体向台下喊话:女人看重男人的气质是什么,不是传统的男性气质建构,而是同理心、温柔和陪伴——这些在性别偏见中属于女性的特质,实际上应是全人类所共有的美德。

《长靴皇后》中最主要的一条线索就是对于男性气质的讨论,在不经意间贴合了国内近期的话题中心,就像穿着女装表演的萝拉,虽然看起来妖娆自信、闪闪发光,但根深蒂固的性别刻板印象,一直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世俗的偏见、家人的不解中,也给他带去了不为人知的纠结与伤痛。在萝拉的扮演者Jos看来,他喜欢同时出演男子气概和女人味这两面,并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在只拥有一面的前提下全面了解自己的价值,Jos觉得“不论是男是女都有不同程度的本性力量,只有我们了解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才能认识到自己能够回馈世界的是什么。”

而有关“男性气质”更重要的讨论,则在不起眼的男主查理身上展开——在查理气走了萝拉之后,查理有一段自白的伤心唱段,他不断重复的“Soul
of a
Man”令人玩味:这个概念被翻译为“男人味”,但是也同时可以被翻译为“人类的整全灵魂”。查理发现自己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完全没有萝拉那样的勇敢和韧性,忽然发现排除表面的穿着举止,萝拉才是真正的男人,才是更值得尊敬的灵魂——真正的Soul
of a
Man。在抛却了最后的建构成见之后,所有人都在国际时尚之都米兰获得了大团圆。

在中国三个城市巡演中的每一站的活动和演出结束后,Jos总是能收到很多来自观众送给他的礼物,但在Jos眼里,最好的礼物则来自于观众的爱和拥抱,他坦言“每场演出结束后,我能看到许多观众在社交平台发布的关于《长靴皇后》的观剧感想,非常开心能收到观众的反馈让我了解这部作品给他们带来的影响,之所以有这种感受因为我也曾和他们一样深爱着这部作品。”

性别气质祛魅,同时解放了女性和男性

Lance 保持真诚是对自己最大的挑战

实际上,在女性主义学说中,很重要的一个脉络就是对所谓“性别气质”的祛魅。波伏娃在代表作《第二性》中明确提出了性别的建构论,并呼吁女性对于这种非本真的、建构出来的“女性气质”进行祛魅。而在这个逻辑当中,更少为人知的另一面是性别气质的祛魅,在解放女性的同时,也在解放男性,因而女性主义实际上是以解放全人类为目标——就像萝拉身上强烈的乐观主义和理想主义气质那样,他象征着“性别”的悬而未决,只追求真善美,而不受任何偏见的限制,因而也得到了所有人的爱。像他说的“女孩们都爱我”,这种基于同情理解的爱,是真正团结人类的力量。因此,简单地将查理歌咏的“Soul
of a
Man”翻译为男人味是不准确的,从文本的整全性出发考虑,应该考虑为英语的双关词义,从表面上的“男人味”出发,而指向人类灵魂应具有的美德。当然,出于剧目的通俗性,文本中并没有对性别问题进行太多讨论和说教,但相信已经足以通过鲜活的人物角色说服观众去迈出性别祛魅的第一步。

《长靴皇后》中身为家族鞋厂继承人的查理,虽然未曾陷入萝拉在性别认同方面的焦虑,但查理的扮演者Lance对性别认同这个问题也有他自己的看法。对于来自美国的一个很保守的小城镇的Lance看来,在整个成长过程中他总能看到一些强壮的男人向世界展示自己想要赢得认同,但他觉得“一个男人不一定要有强大的男性特质或者充满肌肉,只要做自己就好了,早上起床看着镜子,接受镜子中的人,这就是真正的男子气概。”

音乐剧用轻松的方式实现了对传统性别建构的祛魅,教育观众悬置判断、驱除偏见,并追求人类作为整体的团结。萝拉身上有着新时代的“神性”,他象征着人类美德的方向:善良、勇敢和理解,这是建构多元社会的基石。这个美好的故事对于新旧价值观激烈碰撞的当代中国,也有着相当的借鉴意义。

这部作品成为对自己的最大挑战,Lance认为“在世界各地我们已经演出过几百场了,因此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预料到的,所以当我们每一次投入到这些熟悉的场景之中,并还能像初次演出那样展示出自己的真诚才是最大的挑战。”

任思奇(剧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据悉,在这最后6场的演出中,《长靴皇后》除了继续为每一位观众提供不容错过的观剧体验外,主办方在剧场内外还将为现场观众准备更多惊喜彩蛋,以配合此次《长靴皇后》中国巡演收官纪念活动。

责任编辑: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