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周二书店|思南书局,文人的客厅

4月23日,距思南文学之家仅百米之距,由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与上海永业集团联袂打造的思南书局正式开业。这是历经4年的发展,上海思南书香生态的一次升级。

上世纪30年代,梁思成和林徽因一家搬到北平的总布胡同的四合院,周围很快聚集了一批当时中国知识界的文化精英,品茗坐论天下事,好不热闹。

4年前思南读书会创办时,我们就心心念念,这里何时能开出一家延伸读书会品牌效应的实体书店。梦,终于实现了。思南读书会、思南书局策划团队的主要负责人、作家孙甘露说。从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到一周一次的思南读书会思南书集,再到今年年初持续了60天的思南快闪概念店,新开业的思南书局实体店既是思南书香生态的接续、延展和升级,也是城市文化空间的升级再造。

慢慢地,梁家便形成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平最有名的文化沙龙,人称
“太太的客厅”。

思南书局坐落在上海复兴中路思南公馆的一栋欧式洋房建筑内。该别墅始建于1926年,曾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的故居,诗人柳亚子及其家人也曾在这里寓居。作为柳亚子读书写作的故地,这里承载了上海与近代中国的历史文化缩影。

“太太的客厅”的座上宾都是当时颇有影响的人物,徐志摩、沈从文、金岳霖、朱光潜、胡适……一时传为美谈。

思南书局实体店一楼为图书陈列阅读区,选配近2500种历史、哲学类图书,并设有读者专属书房。二楼精选近2000种中外文学图书及相关品牌杂志。三楼主要陈列中外文版艺术类图书。三楼、四楼作为高品质活动空间,将举办多种文化创意展览和一系列阅读文化活动。

在今天的上海,也有一座这样的文化客厅——诗人柳亚子生前居所、现在的思南书局。

思南书局的一大亮点,在于选书团队,其成员来自出版界、文学界、学术界、翻译界、新闻界。这些选书专家兼具专业素养和国际眼光,确保了思南书局实体店能始终跟踪、捕捉和遴选当下最新最优质的中外文版图书品种。

图片 1

此外,思南书局实体店已与英国的学术人文书店品牌伦敦书评书店达成合作。思南书局内开辟专门空间设置伦敦书评书店新书专区,首批精心挑选约500种英文版新书,并定期更新。

柳亚子

据了解,思南书局中外文图书比例约为6:4。如此高比例配置的中外文版图书,将在一定程度上填补目前实体书店的业态空白,也将更好地满足读者多样化的阅读需求。思南书局还精心挑选了近200个版本的西文古董书与旧版书。

1926年,上海法租界内辣斐德路557号(今复兴中路517号),一栋三层带阁楼的法式花园洋房正式竣工。

关键词:阅读

当年北伐战争的男主角之一——冯玉祥最终成为了517号这栋建筑的主人。但他常年戎马,漂泊不定,从30年代开始,这栋洋房便对外出租。

图片 2

复兴中路517号

1936年,517号迎来了诗人柳亚子在此居住。

30年代,复兴中路及思南路街区聚集了相当一批当时的上海文化名流。

著名小说家曾朴当时住在马斯南路115号(今思南路81号),他时常邀请同侪好友相聚,像法国沙龙一样,在灯火通明的法式住宅里谈笑风生,谈论时下的文学风潮、西洋见闻、社会新事。

他的博闻多学、儒雅风韵,常常令宾客忘记时间的流逝。柳亚子也成为思南公馆建筑群云流名集中的一位。他在这里读书、工作,主持上海通志馆及南社纪念会的诸多事宜。

图片 3

改造前的壁炉

他的书房中,靠墙而立的书架上堆满了古今中外的书籍,还有许多时下的杂志和报纸,宣告了主人的博学矫志。

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上海通志馆的编纂事业被迫搁浅。但柳亚子并没有因此闲下来,他将所居的517号命名为“活埋之庵”,闭门谢客,潜心于自己的兴趣研究。

他和田汉、夏衍等人联合创办杂志《熔炉》;重新编订出版《曼殊余集》《南社纪略》等书;醉心于南明史研究,并且卓有成果。直到1940年,他离开上海奔赴香港躲避战乱,复兴中路517号一直是他生活、创作的沉默见证。

图片 4

《曼殊余集》

时光匆匆来到2018年,在4月23日,在世界读书日这一天,复兴中路517号以全新的面貌伫立于世,思南书局实体店在这里诞生。

思南书局,承袭了他的历史使命,成为一座上海的城市文化客厅。

图片 5

在大家的认知里,思南书局被如此定义——

一座承载了上海近代历史缩影的海派建筑。

一群对阅读和观察世界充满倔强热忱的人。

一个继承自松沪先贤的古老未磨灭的理想。

提思南书局,首先要提“思南文学之家”。

距离思南书局现址仅百米、由莫言题匾的“思南文学之家”,已经连续4年举办读书会。

过去4年来的周六,文学之家里摆好简单的桌椅,敞开大门,静候所有喜爱阅读、喜爱文学的人们。

主办者寄寓朴素之中的深意是———回到阅读的初心,为书找到读者,为读者找到书。

这是一种十分宝贵的思南气质。“零门槛”的读书会开办至今,场场爆满。例如,第一期思南读书会开始前1小时,被嘉宾的大名与读书会主题吸引而来的读者就排起了长队。

图片 6

思南读书会

读者太多,位子不够,大家或席地而坐或干脆站着。在这里,一本本书的作者与读者跨越书本和距离的阻隔,成为有温度与呼吸的相遇。学者陈思和评价说:

“作家和读者像朋友一样聊天,这种自由即兴的交流最是宝贵。”

但归根结底,文学的思南气质来自于文学趣味和价值的认同。

于是,志同道合者近悦远来。

奈保尔、莫言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前主席谢尔·埃斯普马克,龚古尔文学奖得主蕾拉·斯利马尼、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等海外作家,李欧梵、刘恒、格非、金宇澄、贾平凹、毕飞宇、陈尚君、汪涌豪等华语作家和学者,络绎走进思南读书会。

4年来,237期读书会,650多位嘉宾共同书写着“在思南阅读世界”的文学图景。

奈保尔在上海度过了82岁生日,读书会策划的“诗歌之夜”里上千读者的热烈,令他又惊又喜,难以忘怀。

英国作家大卫·米切尔将自己在这里的经历,写进了长篇小说《骨钟》,“我们从来没想过任何文学作家拥有如此规模的热情粉丝。”

走进思南书局,丰富的书籍、精巧的陈列和复古的装饰让不少读者忍不住拿起相机拍个不停。

图片 7

思南客厅

这里的书以“文史哲艺”四大类为主。一楼主要是伦敦书评、史哲类图书,二楼主要是文学类图书,三楼主要是艺术类图书。

图片 8

“外文书多”是不少读者对思南书局的一大印象,尤其书局一楼的伦敦书评书店专区,充满了浓郁的伦敦风情,亦有琳琅满目的外文图书。

图片 9

文学区

图片 10

艺术书籍区域

图片 11

历史区

开业期间恰逢罗大佑5.11“当年离家的年轻人”上海演唱会。书局一楼的二人书房特别布置成罗大佑音乐主题空间,现场展示罗大佑珍贵磁带、《恋曲1980》歌词创作时候的手稿,并播放那些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让读者一起追忆光阴的故事。

书局的三四层将作为书局常设阅读文化活动空间,开展一系列阅读活动。目前,已经确定的活动品牌有“思南下午茶”、“思南经典诵读会”等。

图片 12

“思南下午茶”每周定期邀请一位学术文化界名流及其朋友、读者,在思南书局一起度过下午茶时间,聊聊阅读和独特的人生见闻。

“思南经典诵读会”将于每个周五的晚上邀请各界名流和读者,一起向文学经典和文学大师致敬。

图片 13

思南书局举办过一系列读者活动:

由思南书局选书团队分享他们选书的日日夜夜,以及各自的选书体验和对阅读的理解;

邀请青年作家张怡微在思南书局4楼“半木云间”进行创作、阅读并与读者交流;

图片 14

张怡微在思南书局

邀请谈峥、包慧怡、印海蓉、王幸等几位翻译家、主播和读者共同朗读莎士比亚的经典作品等。

选书会是思南书局的一大特色。这里将以陈列“文史哲艺”四大类别的精品图书为主,近万种,中外文图书比例约为6:4。

此外,这里还有近200个版本的古董书与旧版书,包括1886年出版、一版一印、30卷的《狄更斯全集》;1887年出版、一版二次私人印刷、仅印600本的尼采的德文版《论道德的谱系》;1755年第一版、卢梭的法文版《论社会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1670年第一版、斯宾诺莎的荷兰文版《神学政治论》;1953年出版、维特根斯坦的英文版《哲学研究》;乔伊斯《芬尼根的守灵夜》1935年的第一个英文版本等。

图片 15

思南书局一共分为四层,设计师俞挺把它们依次视为人的潜意识、心脏、眼睛耳朵以及大脑。

在象征着潜意识的一楼,俞挺用书架打造“迷宫”的同时,也人性化地设计出很多适合读者休息阅读的小区域。

虽身处迷乱,却从容不失,这正是俞挺所感悟到的知识的力量。

图片 16

图片 17

书局的二楼,读者可以在外屋客厅喝着咖啡结识书友,也能在里屋挑出一个角落,安安静静读上一本文学书。如俞挺赋予它的意义——人的心脏。

它既有热情的时刻、也有需要独处的私密。

图片 18

图片 19

三楼是人的耳朵和眼睛。

这里被用做艺术书区以及艺术展厅。除了定期举办画展,每周五书局都会开展诵读活动外,偶尔举办的主题音乐会让人差点忘了自己正身处一个平日“轻手轻脚”的书店里。

图片 20

图片 21

四楼是人的大脑和思想,是为作家们准备的书房。

推门而出的屋顶平台上,设计师俞挺用白色大理石创造了一个轻盈的休憩区域。躺在滚烫的大理石上望着天,在平凡的生活中感受圣神的仪式,是俞挺在书局最喜欢体验的事。

图片 22

图片 23

思南书局开业半年以来,逐渐成为了上海的文化地标之一。

在这里,它将续写诗人柳亚子与文人朋友的过往,续写这栋花园住宅的人文因缘和书香故事。

思南书局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复兴中路517号

往期 | 周二书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