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韬出生广东省佛山市,人称渭崖先生,是明代南海县的“三老阁”之一。霍韬博学多才、勤学上进,代表作有《诗经注解》、《象山学辨》等,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少保。霍韬在“大礼朝议”时获得了嘉靖帝的赏识器重,事后嘉靖帝想为其升官,他因避嫌而三次拒绝。公元1540年,霍韬暴病而死,时年54岁,追封太师太保,谥号文敏。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霍韬考中正德九年会试的第一名后,提名候补,就返回家乡结婚,然后在西樵山刻苦读书,对经史等学问融会贯通。
谏言世宗
嘉靖元年,明世宗继位,任用霍韬做了职方主事。当时杨廷和还在执政,霍韬上书说:“内阁大臣的职务是参与机要事务的,现在却只是拟定文书,对军政大事的裁决权归属于宦官。内阁大臣失去了参与议定的权力,宦官出现了干预政治的苗头。从今以后的奏章,请陛下把大臣召集来当面决定以后施行,讲官、台谏也排列左右,大家共同商议,或赞成或反对,事情公开办理。这样内阁大臣就有了去恶取善的声望,宦官也避免了别人对他们揽权的批评。”进而说到锦衣卫不应当掌管刑罚,东厂不应当参与朝廷中的事务讨论,抚按兵备官不应当凭军功晋级、荫封,兴王府的护卫军不应当全部召来京城授予官职。御史谢源、伍希儒以身赴难有功无罪不应罢免,平定朱宸濠叛乱的功绩除安庆、南昌以外不应当滥评。世宗高兴地听取了他的意见。
大礼之争
嘉靖三年,关于“大礼”的争论开始。礼部尚书毛澄坚决认为世宗应该称明孝宗为考,霍韬私下写了一篇《大礼议》反驳这种观点。毛澄写信给霍韬质问他,霍韬多次写信给毛澄,极力论说毛澄的错误。过后,他认识到毛澄的意见无法转变,就在那年十月递上奏章说:“按大臣们议定,认为陛下应当称孝宗为父,兴献王为叔,另外选崇仁王的一个儿子做献王的后裔。这种观点,根据古礼考较是不适合的,根据圣贤之道来比照是说不通的,根据如今的事实来考虑是名实不相随的。“
霍韬在奏章中还提道:“我提出以兴献王为帝的原因有三点:一是破除前代故事给人的拘束;二是不忘孝宗的恩德;三是避免迎合陛下心意嫌疑。现在陛下已经把明孝宗称为考,又把兴献王尊崇为帝,事情就这样算完了吗?我私下认为帝王之间的继承,只是继承王位而已,本来就不必斤斤计较父子的称呼。只有继承王位,才能使孝宗的谱系不绝,就连明武宗的谱系也不绝。这样陛下对兴献王还可以改正父子之称号,不断绝兴献王天生的大恩;对于国母的欢迎,也能改正为对天子的母亲应有的礼仪。假如再对昭圣太后、武宗皇后能用正确的方式对待,尽心中的诚意来侍奉,那么尊敬尊贵的人,亲爱亲近的人,这两条就都没有违误了。”
辞官不受银河国际平台官方网站,
嘉靖七年四月,明世宗升用霍韬为礼部右侍郎。霍韬极力辞让,并且推荐康海、王九思、李梦阳、魏校、颜木、王廷陈、何塘替换自己,世宗不允许,他两次推辞,才得到允准。六月,“大礼”议定,世宗破格任命他为礼部尚书,主管詹事府的事务。霍韬却上书说翰林院编书升官、日讲荫子以及巡抚子弟荫封为武官的不恰当,然后说自己虽然不能挽救这些错失,但不愿跟随大流。并且言称给事中陈洗受了冤屈,推荐国子监学生陈云章有才干,可以任用做官。世宗颁诏称赞了他,但不许他推让。霍韬又上书说:“如今持不同政见的人们认为陛下只是想尊崇自己的父王,就拿官职、爵位来诱引自己的臣下,我们两三个人也只是苟且贪图高官显爵,所以迎合了陛下的心思。我曾经慷慨地对自己发过誓:“如果“大礼”最后议定下来,我决不接受加官,让天下人和后代人看到讨论“大礼”的大臣并不是图谋私利的官员。如果让人们怀疑讨论“大礼”的大臣是图谋私利的官员,那么由这些人议定的‘大礼’即使正确,大家也还是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怎么才能使人信服呢?”因此他坚持辞让不肯就职,世宗还是不允许,经再三推辞。世宗最后同意了他。
打击异己
霍韬先后推荐过王守仁、王琼等人,明世宗都采纳了他的意见。他又曾因为灾异的发生上书陈述十多条革除弊政的意见,大多经讨论被实施。张璁、桂萼被免除职务时,霍韬上书说谏官陆粲等人是受杨一清指使的。他两次上书猛烈攻击一清,结果一清被削职,而张璁、桂萼被召了回来。世宗听取夏言的建议,将分开来祭祀天和地,修建两座郊祀台,霍韬极力反对。世宗不高兴了,批评他蒙骗君上,自以为是。夏言也上书替自己辩护,猛力抨击霍韬。霍韬一贯注意保持以前的印象,以便自我施展,但看到世宗生了气,就不敢辩解了,却送给夏言一封信,把他痛痛地抨击了一番,又把那封信抄录一份送交法司。夏言恼了,上书对世宗讲了这件事,并且揭发了霍韬目无君主的七条罪行,连带霍韬的来信一起交了上去。世宗大为恼火,批评霍韬诽谤、嘲笑君上,心术不正,丑化好人,就把他关进了都察院的监狱。霍韬自己从狱中上书哀求宽恕,张璁也两次上书救他,世宗都不听。南京御史邓文宪上书说应该看到霍韬的善良愿望,包涵他的戆直,并且说把天和地分开来祭祀等于是把父母安置在不同的地方,让后妃到郊外亲自养蚕就是废除了男女、内外之间应有的防范。世宗恼了,把他贬官到远方。霍韬在监狱中关了一个多月,最后世宗想到了他当初议定“大礼”的功劳,就让他捐输资财来赎罪还职。
嘉靖十二年,霍韬复出,先后做过吏部左、右侍郎。当时吏部的事情大多都由尚书做主,两个侍郎一般无法干预。霍韬向尚书汪鋐争取,侍郎才获得了参议部事的机会。霍韬一向刚愎自用,多次与汪鋐争斗,汪鋐等人也很惧怕他。不多久汪鋐罢官,世宗长期不另外任命尚书,就让霍韬主持吏部的事务。内阁大臣李时有一次传达世宗的意思,要任用鸿胪卿王道中为顺天府丞。霍韬说:“内阁大臣得到过皇上指示,这本没什么可疑的,但是我们还是应当再行奏请,以便杜绝弄虚作假。”于是按照惯例,开列道中和应天府丞郭登庸两个人的名字,让世宗审定。世宗喜欢他办事照规矩来,就任用了登庸,把道中改任大理少卿。过了很久,世宗让霍韬出任南京礼部尚书去了。
霍韬此前已经和夏言结了怨,等夏言掌权以后,霍韬常常想找些事来陷害他。一次他上书说:“不久前吏部打算推举刘文光等人做给事中,没几天忽然又宣布作废了,大家都说是内阁大臣压了他们。给事中李鹤鸣在考核时被贬了官,没有几天又官复原职,大家都说是经过行贿得来的。陛下应该告诫吏部官员,叫他们不要受执政暗中指使,好让天下人看到恩惠和刑罚都在朝廷掌握中,大臣中间即使有李林甫、秦桧那样的人,也不能够在皇上身边随意捣鬼。”他的话是针对夏言而说的。于是鹤鸣上书自我表白,并列举了霍韬居住在家乡时干下的许多违法事件。世宗把两边都搁下不问。没过多久,霍韬弹劾南京御史龚湜、郭本。龚湜等为自己辩解的同时也上书弹劾霍韬,世宗又一次搁下,对双方都不追究。
终失宠信
嘉靖十八年,朝廷选拔东宫官员时,任命霍韬以太子少保、礼部尚书的官衔掌管詹事府的事务。霍韬上书辞谢给自己的晋升,并且批评说有些大臣接受俸禄不肯谦让,晋升官职也不推辞,其中难免有拉帮结派祸国殃民的奸人,暗中巩固自己的权威。百姓的怨气引来天灾,在人事方面实际上是有原由的。他的意思还是针对夏言而发的。他自己屡次攻击夏言不能取胜,最后见郭勋与夏言有矛盾,就暗中勾结郭勋,和他一道谄害夏言。当时朝廷内外风言四起说明世宗又要南巡,霍韬借此上书明显地赞颂郭勋,说:“上次陛下南巡时,跟随的大臣大多都收受贿赂、不守法度。文官只有袁宗儒,武官只有郭勋没有接受馈赠。现在谣言又兴起来,应该采取一定办法加以制止。”世宗在颁布诏书稳定人心以后,才责问霍韬说:“我前次南巡你又没跟着,别人受贿的事你从哪儿听说的?如实给我奏上来。”霍韬回答时请世宗向郭勋询问此事。世宗批评他支吾其辞,务必要他切实指出来。霍韬走投无路了,只好说:“随从大臣们无不接收馈赠,这事只要问夏言就可以了。至于各人收取贿赂的实际情况,郭勋都整个知道,应该不是骗人。如果一定要我说,请让我担任都察院的职务,顺藤摸瓜进行追查,我一定详细地列出来奏上。”他的奏章被下发给有关部门。霍韬怕自己的奏议不合世宗的意思,很快就赶到了北京,上书述说进贡鲜货的船上宦官贪婪、横暴的事情,世宗也不加查问。嘉靖十九年十月,霍韬死在任上,终年五十四岁。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谥文敏。霍韬后人
子:霍与瑕 子:霍与樱 子:霍与瑺霍韬夫人墓
增城霍韬墓位于增城市永和镇九如乡后龙山,最上为坟头,由3米的板筑墙绕成圆筒形。正中靠后有一座3米高的碑塔,用红色砂岩石砌成,八角五层,以上逐层收分,到第五层为一整石凿成的宝珠,直径0.24米。
碑塔正面嵌“奉天诰命”大碑,是嘉靖皇帝御撰嘉奖霍韬及其夫人的祭文。第二级平台左右两墓手及墙上各嵌一石碑,左边的已毁,右边的为嘉靖二十一年方献夫所撰《明礼部尚书谥文敏渭厓霍公墓表》,碑文1258字。人物评价
张廷玉《明史》:“韬学博才高,量褊隘,所至与人竞。”

霍韬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大臣,生平勤奋读书,因此博学多才,文人多称其为“渭崖先生”,是明朝嘉靖帝时期受到宠爱的大臣。

霍韬,字渭先,号兀崖“渭崖先生”的称号,应该就是取其字号。公元1487年,霍韬出生在南海县石头乡,正德九年中会试第一。考中之后,他提名候补,然后就回家成亲去了,此后待在家乡刻苦读书,研究经史。

公元1521年,明世宗嘉靖帝继位之后,霍韬被任命为主事。刚一上任,就向皇帝提出了几项建议。一是内阁大臣应当有参与议定的权利,避免宦官专权的事情发生。二是应该对锦衣卫和东厂这两个特务机构进行一定的限制,锦衣卫不应当掌刑罚,东厂不应该讨论朝廷事务。三是对平定朱宸濠叛乱之功,不应当滥评。四是免除谢源、伍希儒等御史的处罚。这些建议,嘉靖帝都十分高兴的听从了。

嘉靖三年,大礼议之争开始,不同于其他官员反对嘉靖帝追自己的生父兴献王为皇考。霍韬是赞成尊兴献王为皇考,而不是皇叔考的。他引经据典,援用古礼与当时朝中阁臣对立,支持嘉靖帝的决定。嘉靖七年,嘉靖帝心想事成,对帮助自己的一干大臣都有所嘉奖。

在最开始的时候,嘉靖帝就升他为礼部右侍郎,被他婉言拒绝了。大礼议定下来之后,嘉靖帝直接升他为礼部尚书,可以说是宠爱异常。但是霍韬仍然上书拒绝,嘉靖帝三次任他为礼部尚书,都被他拒绝了。

霍韬对嘉靖帝说,自己之所以支持您,并不是因为自己的私利。如今事情已成,也不应该接受升职加薪的奖励。更不能让天下人以为,您为了自己的父亲,然后用官职来引诱自己的臣子帮助。我不接受升官,也能让天下人看看,并不是所有人为了官职支持您的。如此才更能证明,您的决定是符合礼法的。嘉靖帝见他说到这个份上,最终还是同意了他的选择。

霍韬虽然没有升职,但是他在嘉靖帝心中的地位却被拔高了一大截,当是时霍韬的许多建议,都能得到嘉靖帝的采纳。就是杨一清的削职和张璁、桂萼被召回朝廷,也有他的一番因果在里面。

嘉靖帝后来重用夏言,夏言向嘉靖帝建议将分开来祭祀天和地,修建两座郊祀台。嘉靖帝听从了这个建议,但是却遭到了霍韬的反对。于是嘉靖帝怒斥了霍韬一通,霍韬因为不想得罪嘉靖帝,于是便没有再继续反对,但是仍然给夏言书信一封,将人大大贬斥了一通。

夏言后来直接将这封书信递交给嘉靖帝,并且揭发了霍韬目无君主的七条罪行。嘉靖帝十分恼火,批评霍韬诽谤、嘲笑君上,心术不正,丑化好人,就把他关进了都察院的监狱。不过因为念着大礼议的情分,允许霍韬捐输资财来赎罪还职。

还职之后,霍韬算是与夏言结下了梁子。而他本人也不是甘愿受气之人,夏言害得他如此,他是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回场子的。于是后来不时就能听到一些对夏言有所中伤之言,大多数都是出自霍韬之口。

两人之间互相在嘉靖帝那儿给对方上眼药,但是嘉靖帝因为不想多加过问,所以并没有追究二人。霍韬见此法不同,于是另起心思。

当时武将郭勋和夏言两人之间存在矛盾,霍韬看在眼中,于是决定和郭勋联合起来,一同攻讦夏言。而为了能让郭勋更有分量,两人的合作更加牢固,他就向嘉靖帝推荐郭勋。然而嘉靖帝却一下子找出他言语失当,最终对他十分失望,此后宠信不在。

后由南京礼部尚书到北京担任都察院职位,嘉靖十九年,在任上去世,享年五十四岁,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谥文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