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泽贤治是一个简单又复杂的人。他的复杂多变在于他难以定位,有着多重又丰富的面貌,他既是诗人、童话作家,又是教师、农业改革者、宗教家;但他也是一个自始至终怀抱着梦想、单纯又真挚的人。

图片来自网络

诗人宫泽贤治,在日本诗坛也占有一席之地。因为他敏锐的感受力所以写诗;因为写诗,所以文字充满声音;而宗教胸怀则丰富了文字的哲思,他的诗作意象鲜明、触及心灵,至今仍被传诵不已。

19岁,初读《银河铁道之夜》,哀伤得不像一篇童话,至少不像我幼时所接触的那些童话。长久以来,在我的认知里,童话当是欢乐的,主人公们仿佛有用不完的幸运,总能逢凶化吉,迎来最完美的结局。作为童话作品的《银河铁道之夜》却并非如此,读至中段悲伤已溢满胸腔,读完后,不言而喻的哀伤与感动久久萦绕心间。

宫泽贤治的文学作品,将神、人、鬼、植物、动物与自然融在一炉,再佐以浓厚的宗教哲学、佛家思想,以及独具的声音文字、色彩鲜活的笔法,宫泽文学在日人心中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

儿童时期和长大以后读《银河铁道之夜》会是全然不同的感受吧,儿童看到的是一场充满冒险与妙趣的银河之旅,大人读到是一场心酸不已的追寻幸福的幻想之旅。之所以称之为“幻想之旅”,那是因为这是灰暗现实的追问想象。

图片 1

《银河铁道之夜》是晦涩的,不单单是读了几遍的问题,而是看到了多少、经历了多少。作为儿童文学它却是写给大人的,原因就在于此,只有当一个人成长到深谙人情世故、经历过种种,才能体会到它的作者宫泽贤治倾注到书中的强烈的个人情感,才能体会其中的悲凉却固执的追问。年少轻狂的我,在这里也只是王婆卖瓜,毕竟人情尚未练达,经历更谈不上,便只能是浅谈《银河铁道之夜》。

宫泽贤治以各种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但他留下的最大遗产,该是一篇篇清新质朴、百读不厌的童话故事。他的童话早已打破“童”的限制,成为无年龄分野的全年龄皆适合阅读。例如,将自然与男孩合为一体的“风又三郎”,以一贯带着声音的文字,纯朴地描述了孩童之间的友情,那般轻轻的、没有负担,却能使读者心中如风鼓胀似地满满。“花样繁多的餐厅”则是以一对都市猎人,在山中偶遇的一起灵异事件,讽刺社会上所谓的文明阶级所从事的消遣,竟是以剥夺动物之生命为乐。“猫咪事务所”则讽刺现代官僚作风,并以此窥探人性。“大提琴手葛许”,藉由一个差劲的提琴手,点出人与动物的互动。大提手葛许,由于技法不佳,备受嘲笑。某夜,当他正在练琴之时,一群动物跑来求助于他,他在付出的同时,也从动物身上,领悟出各种拉琴的技巧。

孤独的少年因缘巧合之下踏上通往天国的银河之旅,在经历各种人与事后,获得成长,返回原地。这与如今各种少年漫惯用的路线不谋而合:普通的少年在各种契机下和不普通的人或事打交道,然后一路“打怪升级”,最后成长,“少年终成王”。《银河铁道之夜》仅仅如此?回答当然是“不”。宫泽贤治在上个世纪写下的故事在今天依然熠熠生辉自然有其原因。

贯注了宫泽的佛家思想,隐含因果轮回,追求永恒世界的“那米兜咕山之熊”、“夜鹰之星”等,在在诉说着对生的感动,以及对死亡之无惧。生与死,对宫泽贤治而言,并不对立,他始终相信在生的对岸,另有一个永恒的存在。而这个存在,化解了死亡的恐惧。因着生死界限的模糊,宫泽贤治的作品总有一种超越时空的大器与豁达。一如他的不朽名作:“银河铁道之
[2]
夜”,藉着一列奔驶于银河的列车,贯穿生死两界。文中除了他一贯五光十色及声音仿佛可闻的文字外,便传达了对死亡之处之泰然与轻轻淡淡,令人在掩卷之余,皆不免沉思再三。

孤独、成长这是主人公们给我最直观的感受。主人公乔班尼是孤独的,他游离于现实世界。父亲去了北方,归期未知,甚至谣传他进了监狱;母亲卧病在床,姐姐只是偶尔回家照料一下。家庭遭遇的一切让年幼的乔班尼不得不快速地和无忧无虑的儿童角色说再见,一脚踏入成人的世界,担负起重任,放学后到印刷厂工作赚取微薄的工钱以补贴家用。处于两个世界的边缘的乔班尼无疑给了同龄人耻笑的理由,他不被同伴们的世界接纳,他被耻笑、被嗤之以鼻,他被抛弃了。同时《银河铁道之夜》又在讲成长的故事,贫困使乔班尼踏出了成长的一大步,经过旅途上和各种各样的人的相遇、分离获得更大的成长。而乔班尼的挚友柯贝内拉更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成就他人获得了成长。每每想到柯贝内拉的结局无不痛心,这样温柔善良的少年就这样与现实世界背道而驰,孤身一人前往黑暗,留下相信两人会一直一起走下去乔班尼。双子星般的乔班尼与柯贝内拉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业界关于两个两个人的设定争议也颇多,有人认为两个人其实为一人,也有人认为乔班尼与康贝内拉代表的是宫泽贤治和其妹妹登志。宫泽贤治活着时所作所为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只有妹妹一直支持者他,站在他那一边,随着年轻的妹妹早逝,失去精神支柱的宫泽在37岁那年溘然长逝。不管出于哪种设定,其中都含有自我牺牲与对“幸福”的追问。

图片 2

终究,《银河铁道之夜》还是美好的。宫泽贤治用他的笔为我们描画了一幅璀璨的银河画卷,让不该像孩童般天真幻想的我之流,总在午夜梦醒时分对那样的乌托邦式梦幻天地无尽回味,对头顶的无垠天空无比向往,对宫泽笔下充满淡淡忧伤的银河甘之如饴。不仅是因为像牛奶淌过的银河、哐当哐当的火车、各种美妙的星座,更是由于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人情关怀,让身为读者的我们深切感受美丽与哀伤下蕴藏的无限温柔与感动。那便是“幸福是什么”这书中出现最多次的问题以及无处不在的自我牺牲。

提及生死观,除了宗教影响外,不得不提及宫泽贤治的妹妹登志。他们兄妹的感情非常好,登志也是家中最能理解他的思想、欣赏他才华的亲人。登志的芳华早逝,对宫泽贤治而言,是个沉重的打击,他曾写下“永诀之朝”、“松之针”、“无声恸哭”等诗篇,表达了他的哀恸。这样一份哀情,无疑更加深了他对永恒世界的怀想。

柯贝内拉为了挽救落水同伴献出了生命,在列车上与乔班尼相遇时,他神情悲伤却坚毅地说了一段话,这是最初的泪点。他说“但是,不论是谁,只要做了真正的好事,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吧。所以我想,妈妈一定会原谅我的”这是已经死去的柯贝内拉对自己献出生命的自我肯定。即便担心母亲会因为自己的死而伤心不已,他也坚定自己的做法,并认为母亲会谅解他。其实这一段话也是宫泽贤治的自我独白吧,在短暂的一生中他都在贯彻自我牺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溺水青年带着两个孩子将生机会让给其他人,至少让两个孩子不必承受与父母生离死别的痛苦,一起来到上帝的身边,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幸福。楼台上永远的指路人等等无不像熊熊燃烧的天蝎之火,为了众人真正的幸福永远地燃烧自己,成为亿万星辰中耀眼而悲壮的一颗。

“幸福是什么?”宫泽借书中人之口回答了这个问题,却仍在询问。但能够肯定是就算身处险境,在黑暗中徘徊,为了众人的幸福奋不顾身,一定是目的之一。

以上,哀伤却温暖的精神追求是《银河铁道之夜》给与我的,也是来自宫泽的温柔,我想我爱上了这份温柔。

仅匆忙读过到底是无法理解通透的,书中很多细节我尚未提及,也无法用自己尚且幼稚的语言来解读。正如宫泽贤治决然踏上从黑暗中拯救他人之路,追寻众人的幸福,我也该打点行囊,带着对《银河铁道之夜》、宫泽贤治的感动向远方走去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