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个女人最苦能有多苦?她说:我不能倒下,我身后空无一人

这两天,一个59岁的女明星晒出了一张泳装照,在微博上传疯了。

作为一个女人,最苦能够有多苦?

图片 1

或许在众多女星中,讨论度最高的大概就是她——

大长腿吸睛,身材傲视一堆过劳肥小白领。

惠英红。

看着动态里那张灿烂的笑脸,猛然才发现,惠英红,这个“打女”已经年过半百了?!

图片 2

图片 3

摄影圈的人都说,最考验演员与摄影师的就是大红色。浓烈张扬的颜色一定要相当的阅历和经验才能镇得住。

惠英红,正儿八经的满洲正黄旗后裔,在10年hao劫中,父亲带着一家人逃过香江,落地生根。

惠英红拍的这一套就是大红色。

在3岁的时候,由于父亲的钱被人骗光,所以年长的兄弟姊妹都被卖断了学京戏,而惠英红则被母亲带着在湾仔骆克道一带卖口香糖养家糊口。

图片 4

也是她好运,在14岁的时候,被大导演张彻赏识,收为干女儿,在邵氏开始了她的打女生涯。

少了明星追求的润泽,平滑。惠英红的时装大片都和她这个人一样,充满了岁月拳拳打磨的颗粒感。

熟悉香港电影的人都知道,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港片最火爆的一个类型,就是武打。

图片 5

因而催生了一大批打星、打女,像是成龙师兄弟、杨紫琼等等。

同样是经历岁月,有的人幸运地像是水里的鹅卵石,被静流冲刷得光净圆滑。而惠英红则是像被时间一拳又一拳地重击,被迫地去自我锻造,将自己这块真金一次次放进火里锤炼。

而惠英红,是真正意义上第一个红起来的打女!

图片 6

图片 7

去年凭借《幸运是我》中扮演的患有脑退化症的孤独老人“芬姨”,惠英红一举拿下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1981年,她主演了刘家良导演的《长辈》。

发表获奖感言时,惠英红句句不离自己的母亲,在颁奖之前的几个月,惠英红的母亲因为患有和“芬姨”一样的认知障碍症,离开人世。

女主角在传统和现代两种观念间的摇摆为她的表演带来了很大的发挥空间,所以在一年后的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她毫无悬念的夺得了最佳女主角奖。

图片 8

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以“打女”身份赢得影后桂冠的香港女演员。

母亲在惠英红的一生中,扮演了当之无愧的女主角。

图片 9

惠英红出生在山东诸城的大户人家,幼时生活无忧无虑,富贵闲适。但文革期间全家遭到清算,祖母被活活打死,父亲只能带着妻儿逃亡香港。

从此,她开始了自己长达10年的打女生涯。

香港的日子并不好过,惠英红的父亲从家里带出来的几箱黄金被人骗走,其他的小妾也都散的散,跑的跑。

像是什么《南少林与北少林》、《陆阿采与黄飞鸿》、《霸王花》等等,拍了足有几十部。

图片 10

如果没有接下来的那件事儿,她可能也会像大多数打女那样,戏路被固定、身体被打垮、接着嫁人息影。

唯独惠英红童养媳出身的母亲不离不弃,当惯了大少爷的父亲拉不下脸面外出做工,家里的哥哥姐姐被卖去学戏,惠英红和妹妹就被母亲带上街乞讨,或者跑到湾仔卖口香糖。

1988年,为了留住青春倩影,她自资远赴巴黎,拍了一组全裸写真,顿时全港哗然,就连男友也因此对她疏远。

这时候惠英红不过三四岁。

由此,惠英红的事业开始步入低潮,绝迹银幕多年,还患上了抑郁症,一度自杀。

图片 11

图片 12

“那时候,睡街上,没学上。每天在街上跑十几个小时。”惠英红后来如此回忆。在这段艰难时光里,惠英红一家人居无定所,住在临时搭建的木屋里,但是木屋也被台风吹塌。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儿,惠英红看透了,她收拾行装,重新出发。

“每次下雨都叮叮当当的,但那一天突然就看到天空了,所有东西都给吹走了,当时我们一家四口从山区一路往下走,在湾仔的一处楼底躲了起来。”惠英红一家在那一躲就是一个多月,每天吃的是客人的剩饭剩菜。

2005年,45岁的她以一个新人的姿态低调复出,且让所有熟悉她的人大吃一惊。

图片 13

2009年的电影《心魔》,她在其中饰演一个占有欲极强的母亲,是个配角。

后来惠英红被妈妈带着走出了桥洞,来到了湾仔的红灯区。

但却一举夺得金马最佳女配角、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配角和香港电影金像奖及其他4个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奖项!!!

当时越战爆发,美国加入南越阵营攻打北越,所以有不少美国大兵来香港度假,惠英红就给这些人卖口香糖。

图片 14

“我嘴巴很甜,会逗别人开心,所以赚得最多,别人八个小时卖不到100
块,我四个小时就卖了200 块。”

生活,到底还是没亏待认真活着的人。

图片 15

这之后的惠英红一发不可收拾,2011年参演《唐宫燕》,饰演武则天一角。

但是惠英红自己清楚,不能一辈子都混在红灯区里卖口香糖,天天看着那些妓女,嫖客,大兵酗酒,打架,甚至嗑药致死。

刘晓庆的武则天是从14岁演到82岁的无可挑剔;归亚蕾的武则天演出了皇权斗争下的母性;斯琴高娃的武则天演出了沧桑霸气的特质。

她要走出湾仔,就像当初母亲带她们走出桥洞一样走出去。

这些都不可谓不好,独独惠英红,把晚年武则天多疑、恐惧、刚愎自用的特性表现的淋漓尽致。

当时有个术士给惠英红看手相,说她是公主命,可惜是落难的公主。

她一点儿也不像个打女,她是实打实的影后!

当时惠英红的反应很奇妙,她说“落难的公主也是公主啊,挺好的。”

图片 16

图片 17

2017年,惠英红凭借《幸运是我》摘得金像影后,又在同年凭借《血观音》夺得金马影后。

然而从四岁到十四岁的她,是不是公主不知道,反正一直在逃难就对了。

而在刚刚结束的亚洲电影大奖上,她又凭借《翠丝》夺得最佳女配角。

就算是要从湾仔“走出去”,也只能选择去舞厅跳舞这种“不入流”的方式,不过所幸惠英红当时跳的舞还是京戏居多,教她的老师,正是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

华语影坛最会演戏的一拨人,我想,有她的一席之地。

图片 18

有句话说得好,上帝不会亏待每一个努力的人!

十四岁那年,转机突然来临。在惠英红跳舞的那家舞厅,有一天迎来了一位叫张彻的导演,他看着惠英红,眼前一亮,当即就叫坐在旁边的午马去问惠英红,有没有兴趣试个镜。

59岁的惠英红,值得!

惠英红当然是万分愿意的,但是家里人不同意。文人出身的父亲就不必多说,母亲也对当演员收入锐减有些想法。

图片 19

毕竟当时跳舞一个月可以赚1500,足够养活家里一家老小,但是当演员就只有三分之一不到,区区的五百块确实难以维持生活。

但惠英红当时就是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成功,一定可以。

图片 20

惠英红顺利地进入邵氏,演了《射雕英雄传》里的穆念慈。张彻带她入行,随后的几场戏又让李翰祥对她印象颇深,惠英红在邵氏的日子越发滋润。

但是真正让她事业跃升的则是另一位贵人,刘家良。

图片 21

刘家良做过张彻的动作导演,对动作戏很有一套。当时在拍《烂头何》,惠英红原本的角色就是个没几场戏的妓女。

但是当天一场女主角和烂头何对打的戏,只打了几下,女主角就觉得太苦,当即落妆回家了。

刘家良只能现场重新挑人,惠英红之前在舞厅和麦宝婵学习京戏的功夫正巧全都排上了用场,刘家良发现这个靓女不仅长得好看,还能打,就直接用了她。

图片 22

当时的香港电影正是武打片的天下,太缺少女性武打演员了,尤其是惠英红这种长得漂亮又敢打的女孩。

惠英红有多敢,有多拼呢?

当时开拍《八宝奇兵》需要惠英红的角色直接从十六楼跳下来,不是十楼,不是六楼,是十六楼啊。

图片 23

替身当时死都不肯做。惠英红直接就说,“好吧,不要耽误了,我自己上”

当时那个楼是老式的旧房子,往下跳时,惠英红擦到了晒衣服的架子。当时只穿了一件像背心一样的保护壳的惠英红,很多铁圈都擦到了硬壳子,壳子磨断了,碎片就直愣愣地插进骨头里,而惠英红咬了牙,一条条地接着拍。

为了武打戏这么拼,男演员是成龙,女演员就是惠英红了。

图片 24

当年惠英红在香港影坛可以说是风生水起,但一旦人红了,尤其是女人,看客们谈论着她的优秀,但更喜欢用旁门左道揣测惠英红那些用血用泪换来的优秀。

人们首先怀疑的是刘家良,直指刘家良“宠爱”惠英红,两人的不正当关系才是惠英红称霸武打片的关键。

这种言论惠英红装作充耳不闻,但后来被媒体逼急了的她,直接态度明确的回应“没有,我们真的没有。他老婆每天都在旁边的,拜托!”

和恩师刘家良无中生有,但是和当时小她七岁的黄子扬倒是真的。

图片 25

这段恋情不仅是姐弟恋,还是女强男弱。

惠英红当时是影坛的大姐大,武打片第一女星,而黄子扬呢,基本就是查无此人的状态,提起他都是“哦,惠英红的小男朋友啊。”

但是当时的惠英红却到处为黄子扬牵线搭桥介绍资源,还嘱咐各位导演,制片不要告诉黄子扬,但次数多了,黄子扬还是知道了。

但是黄子扬并没领情,反倒说了一句“你是大明星,你强过我,你根本瞧不起我”。

不知道是不是黄子扬一语成谶,当年他眼中的大明星惠英红在1988年,失业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功夫电影走向了没落,没人再看那些大大杀杀的武打戏,提到影坛第一“红”,也不再是刚硬做派的惠英红,而是另一个人间富贵花,钟楚红。

图片 26

当年惠英红才28岁,手里捧着22岁那年凭借《长辈》拿下的金像奖奖杯,和一杆无处安放的长枪,她再一次感到了无所适从。

她是演惯了女主角的人,也习惯了各种荣誉与褒奖,除了帮自己的男朋友,她从来没有自己上门找导演约戏,戏都是自己找上门来。

当时的惠英红好像再次回到在湾仔卖口香糖的时光,命运一拳打过来,怎么办?

唯有变,唯有反击。

图片 27

惠英红决定去巴黎自费拍一套全裸写真,这个决定在当时可以说是极其大胆。当时的男朋友听到这个消息甚至连原定好的聚会都不让他参加,后来更是直接分手。

但惠英红后悔了吗,并没有,还酷的很。

“我敢说,人人都想做,只差够不够胆,可能个个都有在家中拍,不过我更好,有钱收。”

图片 28

几十年后惠英红回忆起这段故事,“以前大家都把我当男生看,我想说,我也是女孩子,所以拍了这本写真,把青春留下来。”

但当时如此豁达乐观的惠英红,在拍了写真的巴黎行之后,还是没有从“失业”的失败中走出来。

她无法接受巨大的落差,日日沉溺忧郁,甚至把自己关在家中一个多月,不出门,甚至脸也不洗头也不梳。

所有的衣服都觉得不好看,照着镜子只觉得自己是“没用的”,“丑陋的”。

惠英红选择了自杀。这是她日后回忆起来,最错的一件事。

图片 29

不过万幸,惠英红被抢救回来了。

鬼门关走一遭的惠英红意识到,这不是真正的自己。

“我惠英红一向都很强,不管腿断掉还是受多重的伤都直接开拍,不该是这样,肯定有问题。”接受抑郁症治疗后,她开始尝试改变,开始主动联系老友为自己争取演戏的机会,主角配角都无所谓。

后来《无间道2》里的黑帮教父之女是她。

图片 30

《心魔》里控制欲极强的母亲是她。

图片 31

《僵尸》里的无家可归的神经病也是她。

图片 32

惠英红挨过了命运的这一记重拳,还给了一次漂亮的反击。

从原来的的直接女主戏,到现在什么戏都可以演,只要角色,剧本突出。

惠英红也极爱扶持新人导演。《幸运是我》、《血观音》都是小成本电影,惠英红就自降片酬,《血观音》只拿了四十万的片酬。

图片 33

“好多戏是收正常价,不过对新导演会不计成本支持。”

而这两部电影,一个让惠英红拿下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一个拿下第5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至此,惠英红手里集齐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金马奖,长春电影节,澳门国际电影节,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俄罗斯海参崴国际电影节,马来西亚金筝奖,亚洲电影大奖等诸多国内国际大奖。

图片 34

而且这里除了22岁那年拿到的一个金像奖,所有的奖项都属于49岁以后的惠英红。

当年拿下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的那个小女孩,这次又杀回来了,同样的美丽,却更加强大迷人。

图片 35

生活两个字很有意思,有的人是身体力行一口一步讨出来的生活,有的人生来优渥,是蜜罐泡出来的生活。而惠英红则是一拳一拳打出来的生活,你给我一记重拳,我就狠狠还回去。

或许在惠英红身上,那句烂大街的“杀不死我必使我更强。”才真正成立。

图片 3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